はくげい

回锅肉摇光.
一只白鲸.

Serenade

Wires:

简介:日向发现狛枝经常做噩梦。




“怎么会这样……”日向难以置信地看着那个并不宽敞的上下铺。


“还不都是因为你们!让我丧失了和索尼娅小姐合宿的机会!”左右田激动地抱怨道。


那种可能性一开始就不存在吧。日向在心里吐槽。


 


外出野营。


很尽兴。


半夜11点。


终里吃烤肉的火烧毁了主楼,只剩下一个别栋。


太晚无法回去。


别栋正好只有……四个房间四个上下铺。


→变成了需要两个人挤一张床的局面。


 


“啊啊,气死我了,睡觉了!”左右田一个深潜趴在了下铺的床上。


为什么擅自占领了下铺啊……同样在心里吐槽着。但并不想继续跟左右田争论,日向为难地看了一眼上铺。


 


“没关系的日向君,我可以睡地板…”狛枝开始道。


“不,你给我上去。”可不想落得个欺负同学的罪名,日向把他扯回来。“你先上去,睡里面。”


 


“……”狛枝没再说什么,照做了。


 


啊。躺下之后日向想。狛枝背对着他缩在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但还是感觉挺奇怪。


他仍然防备着他,是的。但是当时分配床位的时候又想不到还有谁能交换,莫名其妙自己就变成了“最合适”的人选。大概因为还能跟狛枝说上两句话的只有他了吧。


虽然没有变成什么让人困扰的局面,但狛枝也太安静了吧。连呼吸声也听不到。莫非又在……


 


“喂,我说你……”日向轻声说。他本想说你不用刻意憋着呼吸,但是转过去一看,狛枝没有反应,呼吸也只是太轻了而已。“什么啊,已经睡着了吗……”日向叹了口气,很快也陷入了昏睡状态。


 


半夜日向被一些微妙的响动吵醒。不知道确切的时间,但外面是全黑的。


“…?”


狛枝在轻微地发着颤,因为床比较小,还是传到了日向这边。


“怎么了?”日向问,借着手机的光他看到狛枝的眼睛是闭着的。“……噩梦吗?”这可麻烦了,要不要叫醒他……


“……喂。”他在狛枝耳边轻声道。但是没有用。


“喂。”他拍了狛枝一下。


那一瞬间,他似乎看见了什么东西。


 


“…………咦?”


他又拍了一下,又有影子在眼前一闪而过。


狛枝仍然发着抖,床板发出咯吱声。


 


日向听到左右田发出小声的呻吟,情急之下从后面抱住狛枝想抑制他的动静,就在那一瞬间,刚才闪过的东西迅速扩大,把他也带到了“那里”。


 


 


夜晚的马路。灯光昏黄。远处的建筑一片漆黑。


狛枝在空荡的路上跑着,后面跟着一个拄着拐杖的…类人形的怪物。


怪物脚步蹒跚跑得并不快,但狛枝也像被什么东西拖住了似的,无法与怪物拉开距离。


 


“狛枝……狛枝!”日向叫他。


日向一直站在路边,但叫了几声后狛枝才注意到他的存在。


 


“日向君?”狛枝极其惊诧。“日向君怎么会在这里?”


怪物趁机追上几步,挥着的拐杖差点打中狛枝的小腿。


 


“先跑吧!”日向拉住他,用正常的速度奔跑起来,而狛枝被他牵着也忽然显得没那么吃力,两人很快与怪物拉开了距离。


 


他们跑进一栋建筑里,狛枝扶着墙喘气。


“日向君……怎么在这里…?”他再次问道。


“没事了。”日向说。


画面黑下去他回到了现实,怀里的狛枝也停止了颤抖。


 


 


“呼……”日向难以置信地呼了口气。刚才那是什么?


不管怎样,狛枝似乎不再乱动了。


正当他准备松开狛枝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再次开始变化。


 


 


有些亮……日向眯着眼适应了一下。


是列车的内部。


窗外昏暗,下着雪,车厢里只有坐在座位中间的狛枝一人。


 


日向无法从这些梦境里感知温度,但狛枝看起来很冷的样子,围着围巾还一直摩擦着戴着手套的手——日向想起他好像平时也很怕冷。


 


狛枝似乎看不到他,只是看着窗外——神情专注,一时日向也只是站在一旁看着。


“到了。”他听见狛枝小声自言自语道。


狛枝站起来。日向望向他的视线方向,在远处无数的、黑漆漆的房子中,有一栋是亮着光的。


 


但是列车一点也没有减速的意思,狛枝开始着急。


“我家到了!”他说,声音变大了一点。他拍打着窗户,但无生命的列车没有任何迟疑地继续行驶着,直到那个光点完全看不到了。


 


狛枝停下了动作,没有再做出什么反应,只是呆呆地望着大概是他家的方向。


 


 


“喂…”日向有些迟疑地发声。他走过来。狛枝还没注意到。他用手在狛枝眼前晃了晃。


“啊!”狛枝惊叫,然后眼神聚焦在日向的脸上。“日向君……?怎么在这里?”又是这个问题。


日向在他旁边坐下。


“很冷吗?”日向问。


“唔……有点。”狛枝说。


日向把外套脱下来搭在他身上。


 


“下一站是我家。”日向忽然说,把自己也吓了一跳。


不知为何他有这样一种预感:既然他知道自己在梦里,并且是梦的旁观者,似乎更容易对这个梦做出导向。


“咦?”狛枝很单纯地困惑着,看起来和现实生活中的他有些不同。


“今天就去我家吧。”日向遏制住胸口那种微妙的异样感。


梦境中的狛枝沉默着,没像往常一样找话题。


 


到站了,两个人一起下车。


这是一条漆黑的小巷,日向努力想象着,然后不远处真的出现了一条有灯火的街。


“大家都在那儿呢。”日向说。走进巷子的时候他们看见了吃着丸子挽着小泉走出来的西园寺,正在给路人进行仓鼠表演的田中,还有一个人喝着闷酒大哭的左右田。


 


“真的呢。”狛枝惊喜而难以置信。日向默默祈祷他不要跟“他们”搭话,毕竟都是他想象出来的,怕出什么岔子。


还好狛枝只是沉默地跟着他走,像逆行的鱼一样穿过人群。


 


路的尽头是一栋朴素的住宅——日向印象中家的样子。


“这里是我家。”他告诉狛枝。


“打扰了。”狛枝腼腆又认真地说。


心里异样的感觉几乎要憋不住了。日向感到自己好像在窥探别人一些私密的东西,但是狛枝看着他,安静地期待着。


他领他进来。他的父亲在看书,母亲在阳台上晒着什么。


 


“这是我父母。这是我的同学狛枝凪斗。”他对着自己想象出来的角色介绍着。


狛枝鞠着躬,说了一些客气的话。


 


“谢谢。”狛枝把日向的外套脱下来递还给他。


“不用了吗?”日向问。


“不用了,这里暖气很足,还有点热呢。”他眯着眼睛笑着,这似乎是他在梦中第一次笑,日向注意到他的脸看起来确实有血色一点了。


画面渐渐暗下去。


 


回到现实后日向没再松开狛枝。他怀疑狛枝莫非平时睡觉会一直做这样的噩梦,他想看看还有什么——就算牺牲自己一晚的睡眠也可以。


他维持抱着他的姿势很快睡着了,再次看到影像的时候就像自己在做梦一样。


 


但很快他知道不是。


这里很陌生。一点也不像他自己的风景。


 


这里空旷而古怪,棕灰色的巨大岩石一直绵延上天,一圈又一圈荒芜的起伏。


 


“这是火山的底部吗…………?”日向自言自语道,人在这里就像宇宙中的一粒尘。


但他还是看见了,不远处倾斜的地面上的一个身影。很小很小,但日向知道他就在那儿。


 


日向走过去。


狛枝蹲在地上,抱着自己蜷成一团。


日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里没有任何具体的事物,只有绵延无际的古怪岩质,日向甚至不确定哪边是“天”的方向。


 


“狛枝?”他不确定地开口。


狛枝没有听到,仍然蜷着,像是想尽可能地贴近自己的身体。


有雾气飘来,很远的地方有疑似是太阳的金色球形融化着缓缓滴落。狛枝一无所知地蜷缩着,日向忽然感到一阵打破僵局的冲动——不知道该做什么,他的手臂自动伸出去抱住了他,像在现实生活中那样——这个简易粗暴的遏制方案。


 


他听到换气声。像巨大的岩石表面产生了松动,呼出一口混沌的氤氲。


 


狛枝伸出手轻轻回抱住了他。


 


画面熄灭直到天明。


 


 


日向醒来时狛枝不在。


后来得知狛枝醒得早就去侦察有什么没被烧毁的食材,好让大家有早饭吃。


日向和下面两位都没发现,看来动作真是轻得可以。


 


田中(翻译过来)表达了睡得还不错的赞许,但他走后左右田还是拉住日向抱怨了一通。


 


“所以你们昨晚在上面搞那事吧?”左右田一脸嫌恶。


“哈??”


“所以,床吱吱嘎嘎了好几次啊。”


“!我们什么都没做,那是狛枝在做噩梦!”


“……信你就见鬼了。”左右田把手机屏幕举到日向脸前。


照片中狛枝像只八爪鱼一样挂在日向身上。“这怎么回事啊我完全不知道…”日向惊道。“而且你怎么能偷拍!!快删掉!!”


“……好……好了啦,我知道了,不要乱晃我的手机!!”左右田把手机拿回来准备删掉。“果然是那家伙睡相太差了吗……”


“啊,等一下。”日向拿过他的手机。把照片传给自己之后从左右田的手机里删掉了。


“……那个……你在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


 


 


在那之后过了一段时间。


“狛枝好像又不知道在盘算什么,交给你去打探一下”。这样莫名其妙地把工作推给了日向。


 


他去找他,狛枝站在树下看着远方,神色阴晴不定。


 


“哟,这不是日向君吗?”狛枝转过头笑着。一如既往地,他的笑容看似真诚,却让日向浑身发冷。


恐惧,担忧,困惑,这些熟悉的情绪自动浮了上来。


但是忽然。日向想起一些熟悉的触感。


 


“啊!”狛枝惊得跳起来。日向回过神来连忙松手——他刚才忽然从后面抱住了他。


“……日向君??”过于出乎意料,狛枝仍惊魂未定。


 


“对…对不起。”日向咳嗽一声。“我只是…………你在想什么呢?”


“哈??”狛枝难以置信地看着刚才被日向触碰的地方,又看看日向的脸,一时无法把他的行动和问题联系起来。


“我只是…想知道你在想什么。”


日向强撑着。他以为狛枝会讽刺他,或者至少走开。


但那个未成形的拥抱就像起了什么神秘的作用,他惊讶地捕捉到狛枝脸上闪过的一丝动摇。


 


拜托了,坦率地告诉我吧。日向在心里祈祷着。


 


“…………”狛枝看着日向。远处的夕阳快要融入河水。


“我只是……”他犹豫着开口。


 


 


=== END ===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204)
©はくげ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