はくげい

回锅肉摇光.
一只白鲸.

【锤基】花吐症(十九)

寒武纪年的兔子:

         巴基不动声色地打量门外的两人,锁起眉头——可疑人物,尤其是后面那个保镖,似乎挺危险的样子。这样想着的巴基默默将手按在后腰侧的匕首上,他身上总不缺乏一些小武器。


        坐在轮椅上显得温和得多的那个回头给了身后的人一个不赞同的表情,然后回头对巴基道:“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来找人的。”


        巴基依然没有放下警惕心:“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对方明显被噎了一下,似乎不知道怎么回答他,而那人身后的保镖似乎失去了耐心:“我们当然有我们的方法,你只要告诉我们,洛基在哪里?或者你想要以其它方式说出来?”他的目光瞥向巴基的金属臂。


        “艾瑞克!”那人带着警告地看了那个“保镖”一眼,回头安抚明显要炸毛的巴基:“抱歉,他不是那个意思。”


      【我就是那个意思,那个铁胳膊……】


      【闭脑,艾瑞克!我不想读你,不要故意这么大声地想。】


       【没事,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很乐意你读我,教授。】


       【如果你再威胁无辜的人,我会把你脑成女装。】


       【……哦。】


        在巴基看来他们两个诡异地一阵沉默后,那个“保镖”似乎退却了。


        这时,那个人对他露出了微笑:“你好,很抱歉刚刚的唐突,我是查尔斯.泽维尔。因为花吐症而来找邪神洛基。”


        巴基这时候脑子里条件反射地想道:放养邪神导致的麻烦找上门来了。


        他抿紧嘴唇:作为洛基暂时的“监护人”,他不得不应对洛基闯的祸。巴基.一家之主.巴恩斯稍稍侧身,好让两位债主能进来。


       查尔斯红润的唇角勾起,笑容诚恳:“非常感谢。”


       “听说你找我?”他们进去时邪神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细瘦苍白的手指摩挲着腿上摊开的书本,发出细微的窸窸窣窣声,“好久不见,小个子没腿蚂蚁。”


        “……”——哦,好久不见,大龄叛逆青年。查尔斯还来不及有什么反应,他身边的艾瑞克就一下子紧绷起来,查尔斯的腿怎么伤到的他们两个都清楚。


        他沉默着站在查尔斯身后,面部冷凝得像一块沉重的钢铁。


       【那都过去了,艾瑞克。】


       【你知道没有。】


       “真是感人。”洛基一只手支着下巴看着他们,“不如说说你们找我打算干什么?而不是在脑海里亲密沟通。”


        等到所有人都看向他时,他才耸耸肩:“事先说明如果问花吐症的其它解决方案——那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们,没有。不如你们现在接个吻,问题就都解决了。”


        “……”


        “……”


        查尔斯似乎要解释什么,邪神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微俯下身,食指抵住教授柔软的唇瓣,声线低沉又蛊惑:“哦,可别解释。我觉得你最好直面你的内心。如果你想说‘你们不是一对’,那你还是放弃吧。我的房东两天前还信誓旦旦和他男朋友是纯洁的友谊呢。”


        巴基拒绝谈这个问题。


        查尔斯后退了,准确的说是他的轮椅往后移了,使得他远离洛基。


        “不要碰他。”得到艾瑞克警告的洛基直起腰,鼓着脸看着他们俩:“哼。”


        查尔斯夹在他们中间,看着他们的对峙顿时感到了尴尬。


        然后他们突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洛基!”


        在场所有人都看到方才还游刃有余的邪神脸色大变,他咬牙切齿地看向巴基:“告诉那个蠢货我不在!”他苍白着脸快速转身,正要拉开房间的门之前,他的哥哥已经闯进来了。


        索尔刚进来看到了一大群人也只是停顿了片刻,他的眼睛很快就搜索到洛基,于是他目不斜视地大步踏前,抓住这个想要逃脱的恶作剧之神:“你不应该再拒绝见我。”


        “可我一点也不想看到你这张脸。”洛基面无表情地看他,似乎连假笑都懒得奉上。


        随着洛基的话语落下,大厅中忽然充斥压抑晦黯的力量,似有热流互相嘶声闪回,混合猜忌、紧张、隐忍、等待……无法一一辨清,雷神的眼睛蓝得像块无机质玻璃,其中仿佛充斥着雷暴与闪电:“你不愿意见我?那么你想见谁?你又一次欺骗了我,而你现在还在死亡边缘挣扎,可你却依然如此任性!”


        四周围观群众有点多。当索尔意识到这一点时,他怒气冲冲地把洛基拉走。洛基挣脱不开钳制他的双手,只能被他半搂在怀里带走。


       “啊哦。”达茜看着前方,“我想你不用进去了。”


        “什么?”坐在副驾驶座的简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达茜染着大红色的指甲出现在她视野里引导她往前看——


        他的男朋友抱着他的弟弟一路拉拉扯扯从房子里走了出来。


        “我的老天爷。”简喃喃道,“达茜你是对的。”回应她的是达茜比出的V字手势,以及她隐隐带着亢奋的、压低的声音:“那当然,对基佬我从来不会看走眼。”


        简现在只想把自己的头砸到车窗上。
————————————————
写这章开头的时候老是想到白银太太的盾鹅冬鹅还有老万鸽与教授鸽……萌到倒地不起。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470)
©はくげい | Powered by LOFTER